中国服饰专栏 | 谁说中国的几何拼接只有补丁?

  • 66671
  • A+

主演了《机械姬》和《丹麦女孩》的Alicia Vikander无疑是风头正劲的好莱坞新宠。来自瑞典的她不仅是颁奖季最受瞩目的新生代女演员,在红毯上的表现也同样很好。她在美国工会奖(SAG Awards)红毯上所穿的紧身开衩Louis Vuitton长裙,用珠片钉出不同色块的几何图形,让人想到蒙德里安的几何抽象派绘画。而今天,我们不如就此聊聊几何拼接在中国服饰中的来龙去脉。Alicia Vikander身穿的Louis Vuitton的亮片长裙@洛梅笙,自由撰稿人,尤其关注中国传统服饰文化与西方时装史,挚爱明朝及民国服饰,以及新艺术主义和Art Deco风格。说到几何近几年在时装设计上的运用,涉及之多之广完全可以写篇论文。像Burberry在春夏系列中使用平面几何形状作为一种印花元素,当然算是最简单的一种。还有一些设计师的色块拼接十分巧妙,比如三宅一生,将日本传统的折纸艺术以褶皱和几何结构呈现在时装中,已经成了每一季的签名式设计。而另一位日本设计师铃木一郎设计的西服与风衣中,也包含非常具有创意的拼接和几何结构,其中不难看出收到了和服纹样的影响。另外,Sasha  Kanevski 在2013的春夏作品中则使用了激光切割的做法表现立体的几何镂空。Burberry Prorsum,春夏系列三宅一生,2015及秋冬系列铃木一郎在西服上使用了和服上的几何纹样Sasha  Kanevski,几何激光切割2013 S/S COLLECTION而说到中国服饰中的几何拼接,恐怕很多人并不能说出个所以然,甚至还有人会打趣地提起“补丁”。很多人对中国图案的想象,大概多是龙凤、大红喜字等浓墨重彩的符号。但中国的服饰及纺织设计中,几何或拼布,其实也是很值得一聊的部分。虽然在后世,同样是东亚,日本和韩国在这方面发展的要远比中国好的多。来自韩国婚纱杂志的彩妆系列,几何的美甲和拼布韩服中国把格纹和条纹称之为“间道”,在元代以后尤其多。除了简单的间道,还有一些更具装饰性的纹样设计。比如明代有一块五彩米字格底纹的面料,在中心处插置了“五毒”(即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是在端午节使用的一种应景图案。还有一种纹饰是在方格或龟地(即六菱形)等形状上填上不同的花卉、球路等大小圆形衔接,这源自早期从西域传来的连珠纹。当然,最复杂的几何图形莫过于八达晕,又称八搭韵,是一个米字型向周边延伸的骨架,上面可以使用团花,团纹,方块,菱格等等的组合装饰。日本保存的明代间道纹织物,格子和条纹间道在今日保存得最好的大概是崇明老布,但除了民俗之外,在服装设计上似乎一直无所作为明代的五毒主题的织物从左至右分别为:龟地、球路、八搭晕不过,真正将几何拼布用的最淋漓尽致还是清代早期,当时又称为水田衣。水田拼布最初源自僧人的百衲衣,即将不同的布片拼缀在一起缝成僧袍。这种作法后来应用到了女服中,在明末出现,盛于清代,从使用的丝绸面料的奢华程度看,很明显已经与佛教中清修的初衷完全背离了。晚清,身宽百衲衣的灵隐寺僧人清前期,身穿水田衣的汉人女子清代的水田拼布花样繁多。在清早期,最常见的一类水田衣(衣服或背心)是垂直错落的不同的方形色块的拼接。但还有许多更加繁复的拼布,比如万字形、金钱、六菱、四菱、立体等等。有些还在几何里填入刺绣装饰,这类拼布耗工耗时,需要绝对的耐心才能制作出来。立体拼接靴子上的金钱拼接由于水田衣是如此之受欢迎,以至于戏服中也引入了水田衣。女子常见的扮相有《思凡》里的冯妙常。戏剧里穿水田衣的通常是带发修行的女尼——虽然这在现实中是不存在——但暗调子的女尼服装在舞台上显然太不显眼。所以很多人搞不清87版《红楼梦》里妙玉的身份。她当然是女尼,只是延续了戏装里的打扮而已。清早期的水田戏衣,所反映的是现实的流行《思凡》里的陈妙常,穿水田背心,她和妙玉一样,是带发修行的女尼彩色条纹拼布在清中后期特别流行,他们常常被使用在戏服宫装袖子或新娘的礼服上,有波纹状,也有直条纹等。在当时的复古风中,这种彩袖很可能是模仿古代礼服上的彩色衣禒。不过这种装饰今天反而是在韩服中更加常见了。晚清时代带彩袖的新娘礼服

传统韩服里的拼布元素

水田拼布在民国没落了,大概是没什么服饰可以承载这种工艺,在今天只能在一些少数民族的传统服饰中能够见到,也许中国服饰缺乏的不是创意,而是延续性和坚持。

编辑:Yoanna

文字:洛梅笙

更多中国服饰专栏请戳▼

 “Chinaoirserie”,西方人对中国风格的缠满情愫

西方的稀奇和东方的传统,都藏在肩头一抹彩云间